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主席副主席 > 详细内容
名誉主席:王登武
发布时间:2014-10-11  阅读次数:64156  字体大小: 【】 【】【

 王登武(齐人)艺术简介
       工作定居北京,祖籍山东,故齐国人也,系琅琊王书圣王羲之后裔。自幼秉持家教学习国学。4岁起师承山东著名书法家王陟岳学书法,师曹景猷先生学习国画。九岁时作《太阳山上的人家》获全国少年书画展一等奖。其作品被选中作为国礼赠送原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
      1990 毕业北京大学(作家美术班)
     1995年毕业于中央党校政治管理研究生班
     1999年清华大学美术学研院肄业
     2012年台湾大学美术学院肄业,获书画博士学位
    工作单位:中央电视台科教中心主任编辑、艺术总监。 
    兼职:《中国消防》文字艺术主编  新华社《瞭望》杂志艺术编辑。
    1999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   现任中书协艺术发展委员会副主任
    2011年获联合国”全球华人百强艺术名家终身成就奖“获授书画大师称号
    2013年任中国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
    中国翰林院书画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翰林书画院
    中国人民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收藏协会副主席
    香港国际华人书画家协会副主席  北京驻会主席
    中国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五台山佛教书画院名誉院长
    中国国务院少年基金会特聘书画艺术家(享受津贴)
   中国文史馆书画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外交部文化交流中心国礼书画家
   获聘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传媒大学书画指导、教授、
    清华大学书画艺术高研班导师——主讲书法学
    2013年任中国书画篆刻学院创作部主任——主修篆刻学,著有《中国篆刻》等书
    2013年任文化部书画研究院副院长——总监山东、河南、浙江、河北、广东、甘肃等地书画基地建设。
    2014年获文化部”德艺双馨艺术家“奖


   曾在国家文史馆书画研究院研修书法学、国画学,至今已逾20年
   曾师吴冠中、常沙娜、白雪石等大师学画,师季羡林、巩柯等大师研修儒释道国学书法
   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3年,主攻书法学
  在清华美院研修国画学,主攻山水
  游学台湾大学,获授台湾大学南菁书画学院博士


  2002年举办北京齐人(齐鲁五人)书画联展
  2003年澳中国画交流展
  2004年全国政协”国庆联展“ 
  2005年全军书画展
  2006年比利时文化交流展
  2006年中法文化交流展
  2007年港澳台巡展
  2008年全国庐山画展
  2008年全国郑州”五环盛世“书画名家展
  2008年五台山佛教书画艺术展
  2009年中韩艺术交流展
  2011年政协礼堂”飞龙“名家邀请展
  2012年韶山纪念主席诞辰书画展
  2013年两岸书画名家作品展
  2014年国家民委”民族团结“全国书画展  
  2014年部长将军
  2015年春韩国首尔齐人书画展 


手机:

 

 



中国当代书道大家——齐人王登武


    【中国新闻热线北京讯 】2014年1月11曰报道   中国著名鉴赏家,收藏家,中国古代陶瓷艺术研究院院长,十届,十一届政协委员赵群先生,及力推崇的齐人,当代著名书画家,原名王登武,资深记者、文化学者,号半痴山人,有中国五台山佛教书画院院长等诸多荣砚。
    齐人近一时期来创作的书法作品很值得称道,那一张张抑扬自标,有如傲雪凝竹,磅礴霄汉,中天飞虹的书法图像,那种势不可遏的态势,令人激动,如同往昔看到类似于这种彰显笔墨个性的作品一样,有一种景仰,这种景仰是旅者登上高山,触及白云时,才有的感觉。又如同欣赏一曲美妙的古典名曲后悠然而生的痴醉愉悦。
    孙过庭说,“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蕾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重若崩云或轻若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似初月之出天涯,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理,有非力运之能。”不同的是,齐人先生并非在书坛圈里受人顶礼而浪得虚名的大家,齐人先生原本是一位央视记者,虽然早于99年就加入了中国书协,而且是中国文化院最年轻的书画研究员,诸多虚名中他更喜欢五台山佛教书画院的职称,参加活动他仍然以“业余”书画家自居,实际上,京城当下书法大家中,齐人可谓是尽人皆知的中青年草书名家,靠了他的实力,他的书法早已几年前就在海外声名远播了!
    书法家或得于家范嫡传,或拜与名门之下。齐人先生,似乎受到书法因缘的锦裹——他少时的书法幸得一名法号野云的和尚悉心指教,后得山东书法名家进士门裔出身的王观五先生受业。同时,考其祖谱,乃系书圣王羲之门嫡第62代。齐人书法造诣之所以有今天的成果收获,他的书画作品之所以不同凡响,震撼人心,皆的少时文化土壤的滋养。于佑任先生说过:书画家都是需要一些天才的。我知道,齐人先生是十分刻苦的具有才气的书者,当然他的艺术天才在他艺术行走的进程中赋予了许多超人的悟性。
  我们常常将齐人的名字和他的书法绘画联系在一起,原因自然是他在现代绘画书法领域痴迷不息的探索精神,当代书法家中多数人水平是不够高的,形成了当代书画艺术的低潮期。齐人先生对于当代物质的高度发达而文化的相对低落十分焦虑,他认为,弘扬当代文化是全社会共同责任,艺术家义不容辞,责无旁贷!我们对于过去艺术的过度炒作,而对当今艺术的长期排斥,是不正常的社会病态,我们更应该多关注当代艺术的成长,一个懂得健康的吐故纳新,革新创造的民族才有希望!他说,我们对于昨天的某些标签艺术需要适当的删除和遗忘,一幅画炒到几千万甚至数亿元这不是民族艺术的幸运而是对民族艺术的残酷扼杀。我们过度的崇拜几棵大树的愚昧结果必将导致文化沃野的荒芜和沙化。 齐人先生是一位富有艺术创造和想象能力的艺术旅者,这种想象的实力往往是漫长的承受力和天才的不断进取精神相际会后天养成,只有在艺术实践的跋涉中天才的寻找到前进路径的人,才有理由获取成功的资质,重要的是他有理由能够引领现代绘画现代书法在表现性上的不断开掘,以其崭新的艺术思维去刷新腐旧的创作观念,给予当下艺术创作注入新的生机。
  事实上,我们关注齐人对于当代书法的艺术实践,已经不是近年的事,翻检其以往的作品集,不难发现,其看似清虚寂寥,波澜不惊的书法迹象,实际上正孕育着一个高贵品质,完全独异于艺术前人的书法生命的诞生,如果将其早期的书法比喻火山爆发前底层熔岩的涌动与能量的聚集,那么,齐人书法如今以强势的姿态和独特的面目出现,也就不足为怪了,他所表现出来的毅强果敢的书法生命图像和平衍旷荡的特质,让人惊奇,叹为观止。
  齐人早期的书法,有着不可思议的运行轨迹,呈自由萧散的意味,和我们现在看 到的是炯然不同的,如今,齐人书法在结构上多了卓诡变幻的形式意味,这种书法语言递变,是齐人原创意识的体现。作为一个致力于当代绘画的顶尖资深艺者,齐人在艺术上的探索是不遗余力的,多层面、多角度和多方位的艺术创造,形成了齐人艺术视角的审美宽度和深度。他是一个对传统艺术有着刻骨铭心的惦念与情感念想的人,他曾言:书法艺术必须坚守传统的基因,书法是文学的书法,书法是韵律的流淌,书法是人格的修炼,书法是人生的感悟和哲学的思考。
  古人讲,书法是大道,非壮夫所为。书法——没有比在艺术天地中耕耘书画更能净化自己的心灵书画的事情。齐人的这一内心独白让我们看到了他的艺术定位和艺术趋向,也构成了其整个艺术体系的主要内容与形式框架,那就是扎根于民间艺术,又以浓烈的人文情感来彰显这个民族独特艺术的魅力,而书法这一传统艺术自然也成为了其触及和探索的一个领域。许多在传统绘画领域有所建树的画家,他们的艺术触角大多都停留在如何经营好本身的艺路上,艺术探求的路数因人而已,齐人则不然,对于传统艺种的极度好奇和内心情感的炽热,使得他更乐意去接受,并实践于和传统绘画有着千丝万缕之关系的书法,即广义上的汉字艺术,这一中国特有的文化艺术现象。就齐人先生本身的绘画语言而言,其灵变的线条与传统书法存在着互融互补性,这仿佛使齐人一开始触及到汉字,就表现出固有的书写秉性与特质,并很快融入其中,他对书法的极度敏感,与其说是与生俱来的,倒不如说是他骨子里深邃的民间意识,如同他的绘画,稚拙与质朴,又充满着野逸的视觉张力。于齐人而言,他需要写唐楷汉隶,也需要谙熟传统的受业方式,作为一个长期浸淫在浩瀚的传统里,享受着传统文化的滋养,中国千年的艺术精髓随着他笔尖的任意驰聘,已沦肌浃髓般地深深流淌在他的血脉之中,书画同源或许在具有超强融汇能力的艺术家面前才是相融贯通的,齐人只需要通过自己的表达方式来诠释他自己心中的汉字艺术,如果我们仅从传统书法的审美形态或当下通常的评判标准来量化齐人的书法,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也是不公允的。
  齐人是一个艺术强者,他是幸运的,他在许多诱惑面前,清醒的放弃,毅然的选择,注定要幸运的跨入艺术殿堂。当然,齐人也没有幸免不幸,他在生活中遭受的打击是不同寻常的,甚至是极为沉重的,他不畏强权,刚正不阿的个性和磊落耿直的品格,导致了邪佞者的攻谴和嫉妒。但是,齐人没有被打倒,他坚强的挺立,鄙夷和傲视世间的所有阴暗,昂首做人,昂然作艺。他以自己的努力,捍卫尊严。他认为,一个人可以被污蔑和诋毁,但决不可以被污染,只要有一线阳光,他就会拥有生存的方式和无穷的生机。齐人这种纯粹的人品力量,不可能被雾霾笼罩,他蓝天般的胸襟只能变的更加澄澈。磨难可以增加睿智,齐人经历许多磨难后,使他变成了一个思想者,他对人生对于传统书法的解读立场,是以一个当代人的审美意识和高度自觉的态度来阐述他的艺术行为,表现他笔下丰厚而异特的汉字形貌,这种坚守传统模式下的书法探索,是具有特定方向的风险性的攀登,但对传统思维的创新精神和力图彰显现代书法鲜活的表现意识,令他执着不已,一意孤心,他自信“在浩如烟海的现代艺术之林里,一定能够漂泊到彼岸而无畏地奉献才华和忠诚”,他坚定的认为自己所探索的一切艺术形式“即使为一些人所不屑,我也不会遏阻前行的足迹。”这种性格上的倔强,是齐人的书法和绘画充满着内心的激越与真挚的呐喊。
  在当下,将书法行为置于根盛叶茂的传统书法的语境中,进行大胆的创新,是必要的。也许会显得很孤立,也时常饱受争议,贬多褒少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人们似乎又有点纠结与不安,既高呼书法的创新意识,却又对以表现笔墨构成图墨守成规,陈旧的审美观念和自我矛盾的心理状态在左右着我们一贯的审美和行为方式,或无法分辨书法真正之本意,倘若艺术还要进步,书法还要出新的话,这种思维模式是很可怕的。当下有许多人在摸贴,甚至有人以为只有酷似效仿古代碑帖才是正道。齐人认为,摹写碑帖是需要下工夫的,但是,法无成法,书法是有生命的艺术,是科学的结构和构图体系,如果过于僵死的临摹,书法就不会有发展和创新。齐人以其自身的书法创造和艺术诉求回答了这样一个现实而直观问题,在齐人的作品里,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一个有着很大抱负的思想者,在追求书法艺术的原创性和构建自我书法生命意识中的殚精竭力的大作为。
  我们可以确信,齐人的书法特征是野逸的、张狂的,甚至出见佛家虚空妙有,飘逸持重的风范,这或许与他长期追随佛法密不可分。事实上,齐人的书法带有个人鲜明的情感色彩和独特的书写标识,他的表现语境特立独到又不是法度,齐人是一个画家,他用画家的视角和表现线条的独到方式来解构汉字有意味的形式,肯定前人传统模式,但他的书法创作决不沿袭前人的脚步。当我们审视他的笔墨构成图式,应以更贴近其真本的艺术个性和对原创性书风主观追求的角度予以关照。齐人的书法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充满内涵,但他没有完全脱离具体文字构架来追求所谓的自我意识,他大胆的创造文字构造固有的“顺理成章”的组合关系,字之大小,字与字间的离合,或与空间形态关系以及线条的虚幻和节律关系,都成为齐人书法中赖以表现其特立语境的生存要素。
  在齐人作品中,夸张和变形的手法是其运用最多,也是最突出的创新模式,这一核心手段可以说是贯穿现代书法中最本质的表现语言,齐人有“变本加厉”之势,却丝毫没有故意的叛经离道。如果为夸张而夸张,为变形而变形, 不是书家的睿智之举,齐人的书法很大气很舒畅很饱面甚至很优美,更重要可贵的是,齐人的书法很具有文人书法的卷帙气,给予读者的阅读愉悦,充满神奇魅力,这种书法似乎和某些古人书家相通,但又迥然不同。相信信他可以找出很多条理由来诠释这种手法的合理性,但关键还是在于他对传统书法书写模式的反思,是其内心自我审美需求和情感的自然反应,强化构图的现代意识 拉开了与传统书写的形式距离,凸显原始的,本能的,带有几许民族旷野的味道。于是,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忽作风驰如电掣,更点飞花兼散雪”的书法景象,宏肆壮阔,强调作品的视觉构成性和内在的生命图象,挥洒之中的强势秉性与图式的烂漫抒情性,高度统一在刚柔相济、变化多端的线条和充满虚幻意识的语境中,令人以遐想或幽思,赋于以作品更多的现代审美意念,最大限度的展示当代书法语境的多元性和时代性。
  以齐人草书为例,通篇字形呈欹斜构成,这种取势方式在齐人的作品里占据多数,斜正之态,作为非常态化的构图方式,能第一时间引发观者视觉上的冲击力,令观者有驻足而视的强烈心理反应,这是齐人的书法风格,也是齐人书法语言的一个强烈符号。具体到章法构建与演绎独立的书法图式上,更是彰显了其不同凡响的艺术才华和独到构思。审视其作品,结体都有肆意变形的倾向,又合乎与整个章法的空间构成之要求,结构的收放节律,线条的恣意挥洒以及墨趣的多重变幻,都以激情四溢的状态倾注其笔端,这种极度跌宕亢奋,充满绮思的呈现方式,且过程的随机性,不可预知性的变局能力,不是一般书家所能企及,必然是有相当智慧和具有敏捷思维的人才能完成,瞬息万变的书写过程中对字的形与势的掌控能力,齐人得乎于心,应之于手,字里行间,线条多如追风逐电,天马行空,这得力于齐人深厚的绘画底蕴,及对线条很强的驾驭能力,他是在用绘画的笔墨技巧构建其特立独行的书法语言和形式符号,故在处理诸多构成关系上,似乎一切的笔墨运筹和操控手段都在齐人的意料之中,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我们有时很难断定他的整个创作过程是如何的作到匪夷所思,但他所呈现的书法图式让我们感觉到,笔墨在他的手里可以演绎得如此这般神奇,这般汪洋恣肆。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齐人所有的作品里,他对于文字的解构手段是非常独到的,且大胆,甚至于“妄为”,这是由他的艺术气质所决定的,出自于他笔下的字形结构会出奇的诡谲多变,千态万状,有线条浓淡和虚实,有字形参差,也有为追求构图大块的疏密对比施以的结构多重,也有字与字之间结构的互相嵌入、穿插、挪让等,但又不是一种简单的形式累加,而是合理的布白中将整个字形的离奇变化,与整个章法的空间形态相呼应,构成了多度空间的书法意味,大格局下,又不忘线条或虚实之间有精微的连接,这样就有了细节的笔墨变化和意蕴的滋生,在大尺度的错落中,隐藏着是奇态无比,又耐人寻味的生涩与古奥 ,仿佛散发着浓烈的悠远意境,齐人用它他最朴素,又最能凸显视觉张力的方法告诉我们,书法是可以这样写的,艺术情感是可以通过这种想象的方式来释放。看似烂漫真率,却是惨淡经营,而无丝毫造作之嫌;看似放浪不拘,却是孤标独步,而无任何涂鸦之意,无论是“朵云”离奇结构的变幻和“穹思”虚幻飘渺的空灵,还是“其格”如天马脱衔般的飞扬,或粗头乱服,都可以看出,书者在汉字的表现性上有着常人少有的灵性和胆识,前者是天赋,后者是实现天赋的内在强大支撑,他可以毫无顾忌地任意表现笔墨情趣,层层的去探视多重构成元素在现代书法中的运用,常以非理性的行为模式,来完成作品的创作,富有灵性和智慧的表现性,是书者游离于传统书法常态的根本,成为一种不可复制性,不可侵犯性的标识,在齐人先生作品里,字法的解构充斥着不可思议的玄机,营造了近乎于虚幻、迷离、难以捉摸的视觉影像,甚至文字的不可释读性,而这正是齐人书法总体上给人以另类感觉之所在,似乎齐人并没有故意去强化这种虚幻影像的高深难解,他想要表达最本质,最原始真趣的艺术感觉。
  齐人崇尚自然书法,他表现书法的真意,并非使人人明白他写了些什么,而是以一个艺术家特有的行为方式来营造现代书法自由翱翔,天人合一的生命精神,来体现他朴实真率的艺术情怀。苏珊朗格在《艺术问题》中曾经阐述:“艺术是一种技艺,然而这种技艺所要达到的目的却非同一般…..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一种表现形式—— 一种诉诸视觉、听觉,甚至诉诸想象的知觉形式,一种能将人类情感的本质清晰地呈现出来的形式”,艺术创作是一种很独立的、相对主观的个人艺术行为,它可以不顾及整个社会和人的感观,而忘乎所以。但又不能完全脱离现实社会的审美需求与愿望,齐人作为一个极有艺术个性的当代艺术家,他个人的艺术行为自然会引发人们的高度关注,况且,他的书法创作带有明显的高端文雅性,他的主观意愿是要引发人们对于当代艺术的正视与尊重,表现形式的差异化,从根本上诠释了现代艺术在当下多元化,多视角的艺术文化背景下生存的必然性和生存空间的宽广性,需要我们理性、公允、客观地的看待当今书法群落所具有的风貌,而不至于继续偏执。
  应当承认,当代书法在当下的生存条件是比较苛刻的,甚至有点孤立。然而,当代艺术家都会经历一个漫长的认知过程,当代书法的生存语境同样如此,欣慰的是,我们已经看到,齐人书法具有变革性的创造,以自身的力量证明了这苛刻的生发环境背后存在着巨大的能量,换个角度看,苛刻也意味着人们对于当代书法的要求越来越高,甚至超过传统意义上的书法那因循相习的规矩。纵观齐人书法,十分的酣畅和气度,还有几许霸气,这种书法特质的锻造,不是书家刻意求之,而是其与众不同的艺术思维方式和固有的精神气质所赋予的。齐人很自信,他相信自己的艺术眼光和判断力,现代绘画的巨大成功给予了他在现代书法中高屋建瓴的艺术的构想,他要在汉字的书写行为上延续并扩充他的构想。他很自强,扎根于传统民间的艺术土壤,培育了其刚毅的性格特点,他虔诚于民间艺术,喜欢那种原始的,充满灵气的表现形式,甚至很生态型的构成语言,但他又是一个桀骜不驯,内心充满狂越,充斥逃逸的艺术家,我们很难确定他接下来会怎么做,但凡做了就会让整个艺坛为之惊喜或震撼,能够融汇各种形式语素,来构筑一个崭新的书法概念和形态,就是一个明证,这在他的绘画作品里,同样清晰可见。所以,自信和自强的秉性,是齐人艺术赖以存在的精神支柱,他钟情于当代书法的风范,他要走前人不曾走过的路,很激情的去开垦,因为这片不曾开荒过的原始荒野,孕育着巨大的植被潜能,很多人没有看到,也没有想到,也或许想到了,但没有胆识去做,齐人看到了方向,他用自己的语言和智慧“最有力的体现了艺术的自由本质和人的创造本性”,这就是艺术视力——艺术不是先发现目标,而是先发现方向。我们期待齐人先生的艺术成功,更其待他更好的作品问世。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2]
  • 评论人:[匿名] 时间: [2014-11-30 22:01:33] IP:[125.132.149.9*]
  • 当代“金石书法”大师——齐人王登武 (2014-11-14 091115)[编辑][删除]转载▼标签: 佛教书法金石草书画图片文化 分类: 媒体报道 齐人,名王登武,山东齐国人。中国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五台山佛教书画院院长。师季羡林學佛,世界个人供养佛祖舍利第一人。师吴冠中、常莎娜学国画,书画作品皆有风采。 当代讨论书法,齐人先生作为一个代表符号,是不能不提到的一个书家。他首创的雕刻书法——金石书法在全球书法界颇有影响。齐人先生遵循前人书法传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主张书道书法的标新立异。有人将这种标新立异看作是过于自由的叛經离道,本能的加以排斥。而更多地书道研究者书法爱好者,在经受无限临摹、机械重复古人的书法桎梏中,看到了“当代金石书法”创新的曙光。我们不能简单的将齐人先生的“金石书法”归于新潮书法,如果说齐人的“金石书法”是新潮书法,那么,这种新潮书法的创举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 对于20世纪80年代产生的当代创新书法,当下书法界的态度可谓相当暧昧和复杂,有怀念,也有告别,有赞赏,也有否定,它既是天使,又是魔鬼,可谓“万千宠辱集于一身”,许多人都以一种“爱恨交加”的莫名情绪来谈论它。这一方面说明,当代创新书法与飞速发展的时代以及这个时代的书法风尚和审美趣味之间已经产生了不可逾越的隔膜与距离,另一方面也说明,即使在书法的改朝换代日益频繁的新世纪,当代创新书法即所谓“新潮书法”也仍然难以被真正遗忘,也可说有了无法遏制的新创发展,一大批坚持当代创新书法的书家迅速出现并展露风采。 齐人先生就学的北京大学是当代创新书法的发源地,齐人初攻中文后有6年时间成为改学哲学艺术和佛教的走读生。当然书法和国画是他一生的挚爱,和最为钟情的事业,他在央视等媒体做了多年后,又毅然舍弃了许多世俗诱惑,重新回归,创办了中国大师书道院、五台山佛教书画院,执着的虔诚的皈依艺术,几十年奋笔,成为当代创新书法至为忠诚的书画艺术探路者。他的近期的书画作品十分令人振奋,尤其在书法上的建树令人钦佩。他翻阅了古人大量的经典论著,根据典籍中书法精髓的引导,最终选择以雕刻和雕塑的方法,将手中传统的毛笔变为神奇的刻刀和塑版,遵循着传统的字法、笔法、墨法、意法、章法,合唱出当代书法的交响,成为当之无愧的“金石书法”的创始人。齐人认为,学习古人才能够走出书法的第一步。但是,东施效颦般的重复古人重复别人是一种耻辱,没有发展的继承——书法和书道——就必然走向死路。 事实上,新潮书法或者说创新书法,已经成了一种潜在的书法“遗产”,对它的怀疑、诅咒与否定恰恰是其价值的反证。现在的问题是,当代创新书法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一种什么样的“遗产”?在中国当代书法尤其是新时期书法现代性转型的历史进程中,它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当代创新书法的贡献在于它完成了对于中国传统书法规范与书法形态的解构,并在美学领域完成了与西方现代美术的紧密接轨,可以说,它是书法领域一次高速度、高效率的“现代化”运动,它不仅真正接续上了因为文革、各种政治运动以及国人对于书法的阶段性动摇等等,而被耽搁的中国书法的现代化历程,而且以最短的时间与当代世界的美术潮流完全合流,既造就了一批“世界性”的当代创新书法家和画家,也造就了一批“世界性”的中国文化元素。应该说,这样一种“跨越式”的“反权威”性的发展方式本身必然会伴随着对书法本体以及名人群体形成的伤害与牺牲,但是正所谓“背叛也是历史发展的动力”,这种伤害与牺牲也许正是新潮书法这份“遗产”不可分割的部分,正是以它为代价,当代创新书法才建构起了它的审美现代性与艺术现代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创新书法的“遗产”无疑是一种“变革”的遗产,是对当代书法认识重新改写的过程。它与我们对“当代标签大师”的书法传统的想象无关,甚至彻底否定,它的魅力恰恰在于某种怪异的、不合“规范”的“偏离”。 一 我们不想简单地评价当代创新书法评判当代新潮书法“文化遗产”的价值及其功过是非,而是试图回到当代创新书法的文化现场去探讨它的美学实验的展开方式,并以此从一个侧面透视这份遗产的复杂性。曾有人全面否定当代创新书法的美学艺术成就,认为新创书法的美化只是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拙劣效仿,不仅毫无原创性可言,而且割断了中国传统书法艺术自身的传承发展之路。这种保守思想,固步自封,不会对书法发展带来任何好处,而是对创新书法的无情扼杀。变革创新是我们时代的主流,书法的生命也在于不断地推陈出新。这正是我们大众的公共观点,我们想回答的是:新创书法模仿的究竟是怎样的”背叛”,这种”背叛”又是如何在中国有力的促生了书法的勃勃生机,从而使当代创新书法在大地上生根发芽并最终蔚为大观,事实证明也必将证明,创新书法必将历史的推动中国书法的发展! 齐人先生认为,中国的书法是世界上最难最博大精深的艺术,因为,它是难以驾驭和难以掌控的艺术,无数人喜欢它但又被书法艺术奴化,很多人对于成功的渺茫望而生畏而中途夭折甚至叛逃,有很多画家都是逃离了书法以后改学国画的艺术幸存者。画画容易写字难,画家只要用心学习几年,完全可以立世,有的画家靠着几个线条和一些涂抹就成了大师。可是书法很难取得成就,没有几十年的功夫不会写出风采,甚至很多号称书法家的人一生都没有弄明白书法的真正奥秘。书法是一种可以将生命榨取干净的艺术。墨能万变,书有百体,尤其是草书,写好是很不容易的。书法渐进的道路,不是可以容易找到捷径的,每一次跃进,都要付出成百上千次攀登,无数次进入绝境,又无数次走出绝境。经过无数次的破解,齐人先生找到了实施书法工程的路径。只有这样的路径,才能够接近书法的实质本质。那种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的模仿,不是书法的要求,书法必须按照规范法度经行长期实践修行的创新性艺术创作。 二   创新书法登上中国书坛不是在当代的事情,因为书圣王羲之的创新实践,才诞生了伟大的《兰亭》,后来者诸如颜欧赵柳等等大师,无不因为有了新的创新才进入书坛圣殿。当代书法对它的一个最基本的共识就是其文化的形式主义色质。确实,当代创新书法将广博的文化和数千年书法成果纳于自己的视野内,对于应该”怎么写”的实验一下子就丰富得让人眼花缭乱了。许多人都认可当代创新书法、新潮书法醉心于”形式”的事实,而且对其形式的表演性、操作性和非原生性很不以为然,但是我们很少去进一步追问“新潮书家”何以会如此热衷于形式、热衷于表演?如果说”形式”某种程度上是审美现代性或艺术现代性的象征性符号的话,那么我们在认同“新潮书法”在形式探索上的成就及其必要性的。同时,也更应该看到这种”形式”背后的精神因素与文化因素。我觉得,在新时代的书法这里”形式”与其说是一种艺术能力的证明,不如说是一种无奈的策略的选择。只有对其形式背后的”策略”意味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可能正确评价新潮书法作品热衷”形式表演”的深层动因,才能体味这种”形式”崇拜背后的复杂性。因此,对我们来说,要重新评价新潮书法的实验,从艺术策略入手无疑是一条必然的路径。当然,不同的书家在策略选择上的差异是非常巨大的,我们不可能对其作系统、全面的总结与归纳,而只是试图从共性与原则层面来切入新潮书法”形式”策略背后的精神因素与文化因素。 齐人先生的书法创新丰富了传统的自发要求。首先他的书法结字方法构成呈现多样性的风采,忠实的继承了传统但没有受到传统的约束和羁绊。齐人书法往往汪洋恣肆,狂放无忌,天马行空,随意来去。结字形态变化奇煜,有出处有创新,强调变化,但绝不失掉传统。这种对于书写的掌控能力是需要超人才能和功力的。第二,齐人先生笔法独到,他笔法的变化使转过程中,走出了不同于古人的笔法。纵观前辈先贤,悬针垂露,虎贲蛇惊,形之状态,所用笔法,一是使转,而是驻会,中锋着力,笔墨畅行。齐人先生的金石草书,强调雕塑感,以刻划为主,雕塑符之,共有八大要点,32个笔法,这是一种前无古人的创造创新。第三,齐人的当代创新书法在墨法中苦心经营。墨法的变化除了浓淡焦湿枯,似乎添加了许多秘而不宣的独创秘笈。第四,齐人特别注重意法,他认为意法是书家是否具有书写才华能力的标致。书法有经世之道,做人之术,通周易,和音律,有舞蹈,可以找到多种文化元素的印记,意法高妙,才算是好的书家。第五,齐人对于章法的研究也很有见地,比如“s”形构图,品字形用意,两条线布白等等。这些都组成了齐人金石书法的完整风貌。这些书写方法特殊技术,很难模仿。若非亲传,鲜为外人知之。   看齐人创新性的书法创作,我们就仿佛在观看诗人的真情朗诵,感觉化、幻觉化、意象化、解构化……各种各样的情绪冲撞,可谓层出不穷。而其中最引人注目之处则莫过于对他激情书写行为本身的美术暴露。这与观念上对于“真实美学”观的革命有着显然的因果关联。尽管人们对书法这一事实都有不同程度的认识,但对于这种激情性创作却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传统的书家力图掩盖这种激情性,以求得稳妥的审美阅读效果;而齐人反其道而行之,他似乎在用笔讲叙书法笔墨变幻的故事,同时总是故意制造很多矛盾继而又是这一系列矛盾和谐统一于一幅作品中,从而达到对书法书写的完美解构。而中国当代的新潮书家们恰恰就是认同和信奉的这一种激情与继承的时代观。 三 任何对一门学科理论背后的深层原则进行探讨的学科,就被称为“元理论”。而“元书法”在古代的演变也无疑是从这种元理论发展而来的。这种“元书法”的阶段性发展的目的就在于把书家注意力都引向创作过程本身,把书法看成一个自觉、自足和自娱的过程,是传统写法还是创新书法,孰重孰轻,孰优孰劣,就我们而言,这种争论毫无意义。我们所要做的是对已经成为一种书法事实的中国当代书法标定中的大量“元书法”仿作进行认真的梳理和分析,以寻绎某种具有实践意义的现实成果。 我们今天重复王羲之等前人,是学些书法的规范性规矩,因为书法是有规定性和界定的艺术,汉魏钟张,晋末二王,这就是“元书法”的源头。有了这种规定和规矩,我们需要的不是更多的临摹,更多的是致力发展和创新。古代不只王羲之,当代也不只是中书协的几个世故的圈子才产生书法大家。过于被迷信了几个大师,然后盲目的崇拜盲目的追随模仿,以非常高价格蛊惑人们收藏,这是书画商人们设计的陷阱,对书法艺术的当代发展是一种破坏性的危害!当代的创新书家更应得到收藏家的关注,使之获得应有的鼓励很滋养。  在我们看来,齐人“金石书法”布局策略的发现和运用对于当代创新书法的借鉴意义至少有两个方面。一是破除了过于迷信传统羁绊。二是,书写的技法可以在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生发。   在当代创新书法这里看,“历史书法”是固化的、僵硬的、陈旧的、单一的,新潮书法无意去重复一个完整的“书法历史图像”,而是热衷于对“历史”的阐释,这种阐释以强调自我欲望的合法性为前提,以对于文化美学视野中“历史”的颠覆为旨归,有着强烈的自我化色彩。“现实”与“历史”完全不能同构,现实与历史之间的界限似乎已经泯灭,它们遵循共同的规范原则,强力的重视传统又本能的背叛为“当代书法现实”,我们多数人认同创新,已经完全不能忍受一种“书法历史”的腐朽气息。实际上,对新创书法家来说,“历史”实际上已经成了涵盖了“历史”与“现实”本身的“自在”,它是新潮书法家对于书法世界进行终极想像与解释的基础,因而具有不可避免的形而上学特征。但是,我们看到,新创书法中的“历史”又并没有因为寓言性和形而上学特征而陷入空洞、抽象、概念化的泥潭,反而具有感性的丰富的形态,这主要得力于一大批新创书法家“传统细节”的历史书写策略。一方面,他们总是自我“现身”渲染对待历史的情绪与感觉,另一方面,新创书法家总是对历史的局部情境和具体细节情有独衷,而这正是“书法历史”得以具像化的根本原因。   当然,以个体化视角对于“书法历史”进行随心所欲的消解,是不被大家接受的,但是以追求书法终极结果是“时代美学”书法,往往会赢得喝彩!我们反对“书法时空”当代结构的非理性化、非逻辑化,当“书法历史”没有规范,只成了情绪化和想象化的“可能性”片断,这固然有利于伪艺术的发挥,但似乎也隐含着传统被彻底败坏的悲哀。齐人的创新书法艺术可以回答人们的疑虑,这种“金石书法”没有丢掉传统,而是更进步凸显了传统书法的现实光芒。更重要的是,齐人书法的“历史化”策略较成功地彰显了书家的自我意识   四   当代创新书法以反叛的姿态登上书坛,这种反叛既表现在观念、思维、精神层面上,也更落实在艺术实践层面上。对思想解放、艺术自由的追求,对各种艺术桎梏(传统的理念、现实的规约)的打破是当代创新书法艺术反叛的内涵。在这方面,“游戏化”策略的成功运用可以说是推动当代创新书法“革命”历程的关键所在。   古人说,遵于道,游于艺。书法进入到境界后看上去就像是一种文化游戏,在中国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至上的语境里似乎并不是一个褒义词,他对应的可能是不严肃、亵渎神圣、玩弄笔墨等含义。但实际上,从书法艺术的起源来说,游戏恰恰是一个根本性的源头。从亚理士多德到维特根斯坦和尼采,西方先哲们都充分肯定了“游戏”之于文化艺术的重要性。对当代创新书法家来说,对游戏化策略的选择,一方面可以视作是对于艺术本性的一次重新认识,另一方面也更是一种无奈之举。因为在80年代的中国书法语境里,对“大师”的推崇,仍然是一种普遍的情绪趣味,要使书法生存从这种过于沉重的想像与期待里解放和摆脱出来,“渐进”的“改良”的方式显然是行不通的。这正是“游戏化” 这种极端的,似乎有损传统形象的文化策略成为当代创新书法首选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代创新书法的游戏化策略,首先表现在对于启蒙书法和道德书法伦理的颠覆。许多人都抱怨中国当代创新书法的“背叛”,但是大家常常忽略背景。我觉得,中国的书法传统、大众审美基础正是滋生这种现象的土壤。而从20世纪中国文化来说,五四以来的启蒙文化伦理以及现实的代代相承的道德伦理某种程度上也强化了根深蒂固的保守主义。当代创新书法对启蒙伦理和道德伦理的解构,可以说找到了解放被重重束缚的中国书法的根本线索。他们对书法历史的神秘化、非理性的解读,对书法的符号化与物化的处理,对欲望与潜意识的挖掘,对传统的本能保守与对创新罪恶的放大……,不仅使得伦理面临真正的崩溃,而且强大的道德伦理也终于变得摇摇欲坠。更重要的,借助于这种伦理颠覆,当代创新书法求得生存而且建立起了面对世界和时代的绝对“自由”与绝对“主体”地位,而且这种游戏化的姿态也使得现实的伦理、道德规约对他们失去了约束力,可以说,他们以“自降一格”的方式赢得了“现实”对他们的宽恕。   其次当代创新书法的游戏化策略,还主要表现在书写的游戏化方面。对当代创新书法来说,其文本的绝对中心毫无疑问就是笔墨线条。在笔墨线条上当代创新书法投注了他们最大的热情,也表现了他们最出众的才华和智慧。线条是当代创新书法所发动的一切意义上的书法革命的总前提,离开了线条当代创新书法的革命意义不仅会大打折扣,而且甚至根本就不复存在了。某种意义上,当代创新书法所要呈现并希望引起注目的也正是线条的新变化,他们的作品可以没有字法、没有笔法、没有墨法、没有意法、没有章法,但就是不能没有线条的创造。本质上当代创新书法是把创新线条作为一种至高无上的书法存在祟拜着的,线条新变革的光辉是当代创新书法所企盼的最高书法境界。一方面,当代创新书法把变革视作了他们与世俗现实对抗的有效手段,变革的本体性和作为海德格尔意义上的“存在家园”的神性都是他们所致力于表现的目标。另一方面,变革超越性又使他们在颠覆了一个现实世界的同时,又重造了一个同样强大的文化世界,而在对变革中获得了创造世界的巨大愉悦。      齐人先生认为,当代创新书法对于变革游化策略的运用是有着特殊的文化意义的。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它视为玩线条玩笔墨,事实上,变革确实是书法创作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因为书法到底它只能是笔墨艺术,离开了笔墨传达,书法注定了只是一个空洞的神话。当代创新书法把变革置于一个绝对化和本体化的地位正是当代创新书法思维发生革命性转变的具体表现和主体性高度张扬的必然结果。在当代创新书法的努力下,不仅中国书法语言的表现力、可能性、丰富性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而且以当代创新书法为契机中国书法面貌和中国书法美学的观念都有了根本性的改观,其最突出的征象就是书法向时代性美学性的大胆复归。这就是当代创新书法的最大贡献。 不管有多少人盲目排斥、甚至反对。但是不论是传统书法还是当代创新书法,大家对于书法的创新或者说书法变化形成了共同认知,齐人的当代创新书法——金石书法,实际上就是书法时代变革的产物,有传统的血液,有时代创新的基因。这种当代创新书法的意义,就在于使得古老的国粹进一步焕发了生机,显现出更加贴近现实的生命力。 张红娜 陈国平 载于《书画研究》2014第10期 分享: 1 喜欢
  • 评论人:[匿名] 时间: [2014-11-16 16:44:53] IP:[125.132.149.9*]
  • 好!
关于我们 | 人员招聘 | 客服中心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中国民族博览翰林院文化委员会  中国书画家协会   上海市张杨路628号(上海业务部)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11号中央电视台梅地亚中心B座13层
                                            豫ICP备16028300号-2      电话: 15901001889    邮箱195395198@qq.com